我妻善逸。 鬼灭之刃cos服现货灶门炭治郎弥豆子我妻善逸富冈义勇cosplay动漫

我妻善逸

我妻善逸

漫小生评漫生参上 年年都有怪事,不曾想今年怪事特多,海贼王播放量第一次被人碾压。 随着鬼灭之刃的上映,百亿流量流入口袋,这是今年最火爆的动漫之一,丰富的人物形象抽象的表现力、张力吸引了大批动漫爱好者的关注。 如今鬼灭已经完结,不知多少人在焦急的等待下一部作品的来临。 剧中有许多表演力十足的角色,出来人气颇高的炭治郎和豆子以外,我们来看一下胆小如鼠的我妻善逸又是如何为自己加戏的,请听我娓娓道来。 我妻善逸低戏份,低调登场 面对全家除妹妹以外全部被鬼残忍杀害,主角炭治郎不得不走上猎鬼这条不归路。 相比于炭治郎和妹妹豆子的登场,善逸的登场并没有那么的华丽,唯一可以看到的是善逸阴暗着低着头,默默地念叨,这难道是为自己祈福的仪式嘛?相比于其他参加准入资格的队员,他可能是穿着最华丽却最怂的那一个。 炭治郎的战斗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一个身上长着无数双手的鬼对炭治郎的憎恨从言语中就可以表现得淋漓尽致。 然而却没有显示我妻善逸的对手,却在存活的人之中会有他的存在,这是无中生有的给自己加戏嘛?明明见到鬼腿都站不稳,更别提灭鬼了能在鬼面前跑掉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此处应该有掌声,我妻善逸究竟如何通过试炼的我们继续向下看。 我妻善逸的隆重登场,求婚不能却遭拒绝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沉淀,炭治郎的几次任务之后,林间小路与我妻善逸偶遇。 善逸除了口头禅:我快要死掉了,之后求婚成了他的第二场戏。 我们都知道我妻善逸的人物设定本身就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看到鬼恐怖的嘴脸,估计第一个反应不是逃跑,而是腿软走不动路。 这次加戏不仅遭到了炭治郎的鄙视,更是让路过的女人十分无语,明明只是看他在路边走不了路,却被认为喜欢上了我妻善逸,不得不说善逸在胆怯的配角光环下脑洞也变得巨大无比。 而我妻善逸真的像我们所说的,怕鬼到极点更别提除鬼了嘛?我们接着向下看去,善逸究竟是如何完成自己的除鬼任务的。 我妻善逸的正式登场,躺撸凶神恶煞小鬼头 往往配角总有一项长处,主角都不曾拥有。 两人在机缘巧合下有机会一同合作,这次的强行加戏取得阶段性胜利。 原本以为善逸这配角才刚刚正式登场就要丧身鬼屋了。 不曾想原来被吓晕的我妻善逸才是真正的王者,眼看小鬼的舌头就要吃掉善逸和小男孩了。 然而人未睁眼,剑以出鞘,小鬼备受猛烈一击。 但是值得我们深思的是为何睁眼和闭眼的善逸判若两人呢,我的理解是可能善逸释放技能的前提是在梦游状态下才可以使用自己的技能,而善逸怕鬼的性格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永远不要试图叫醒一个装睡的人,而善逸呢睡觉的时候才是最真实的他,到这了我妻善逸凭空给自己加的几场戏就介绍完了,还是颇有看头的,是个不错的角色。 如果我妻善逸不是zh这样的性格,可能还真少了一些看头呢。 对于鬼灭之刃你最喜爱的角色是谁,为什么喜欢他? 记得下方留言分享给我哦。 下方的留言板是你们的舞台,欢迎大家留言和评论。 喜欢我的记得,关注我,我这里有更有趣的动漫资讯等你来看。 作品为作者原创,严禁抄袭、复制、洗稿,仅供参考,违者必究。

次の

【怪物彈珠】我妻善逸的最新評價及適合使用的關卡|鬼滅之刃合作

我妻善逸

他大妳两岁,不只是妳的男友外还是妳的上司。 今天对于社畜来说应该是很期待的假日才对,而你们却因为有个很急的方案而在家里自主加班。 一直固定同个姿势的妳觉得身体有些僵硬,存好档停下了手边的工作,伸了个懒腰转了转脖子。 「我妻さん、我要去煮咖啡,您要一杯吗?」 妳站起身后看着视线还盯着电脑萤幕的他,用着不大却能传达给他的音量问着。 而他终于停下了敲打键盘的手,清了清喉咙后准备开口。 「善逸。 」 「欸?」 他开口用着很正经的口气说了自己的名字,不太清楚他用意的妳则是愣了一下。 我当然知道您叫我妻善逸啊?妳在脑袋里这么想着。 而看见久久都还没理解他意思的善逸,则是叹了口气。 「我说,在家里的话就别对我用敬语了吧?」 「啊、也别叫我我妻さん,叫我善逸。 」 他站起身后将妳带到沙发上,他用着他焦糖色的眼瞳注视着妳,同时也很温柔的握起妳的手。 你们就这样大眼看小眼,互看了好久。 受不了沉默的善逸率先开口。 「不答应的话我就要开始吵啰!」 刚说话,他就咳了几声准备使出他的看家本领。 「我、我知道了!」 「善、善逸...... 」 妳为了不听见他那高亢的尖叫声而急忙投降。 随后深呼吸后才断断续续的喊出他的名字。 而他则是露出了和孩子没有两样的笑容朝着妳笑了。 看见这个笑容的妳不经思考到底谁才是年龄比较大的那方。 哪怕你们在一起有两三年了,他还是像个大哥哥一样,为你这个似乎总是在捣乱的小姑娘操劳着。 不过,炭治郎的确是长男呢。 他对几个弟弟妹妹的温柔是显而易见的,都要溢出眼眶了,却总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还可以对他们更好些,以至于有那么一丢丢忽视了你,这让你对炭治郎的弟妹们吃起了飞醋。 当然你自己也觉得这醋吃的有些莫名其妙,但大概是女人的天性吧,你就是有些灰心丧气,失落感压在你心头沉不下去。 你仍是蹲在小角落中,模模糊糊地嘟囔了几个字,纤薄的鼻翼抽动了一下,紧紧怀抱着自己,一副空虚寂寞冷的模样(大雾) 炭治郎轻咦一声。 他似乎从未处理过这种情况,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但是长男力max的炭治郎还是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所以,xx可以不要难过了吗?我会很心疼的。 你转过身,反抱住炭治郎,将滚烫的脸颊埋在他的胸口。 今天的小纠纷也因为炭治郎满满的长男力解决了呢。 我妻善逸(原鬼灭设定) 你从来没有想过,曾经的小哭包会在一瞬间,长大了。 你有些担忧地为善逸包扎着满身的伤口。 难不成是被无惨打傻了? 提到无惨,你的心便是一沉。 这场战斗使得无数鬼杀队队员牺牲,柱中更是只有风、水二柱尚存。 唔,或许还可以加上退位的音柱和上任炎柱,但仍是损失惨重,即使是身为医师的你也终是不忍见到这副场景。 这么一想,善逸这般也是情有可原。 果然只有忍耐疼痛的神情。 他好像不是记忆中的那个总是哭闹的我妻善逸了,在与自己的同门师兄的战斗中,他成熟了许多。 或者说,大家都成长了,已经能独当一面了,似乎只有你自己还在原地踏步,唯一有长进的估计也只有医术了。 你轻轻叹了声气,将善逸的伤口包扎好后,满脸写着高兴地转身准备离开。 炼狱杏寿郎(你猜你猜你再猜) 你悄咪咪地走到炎柱大人身后,踮起脚尖,罪恶的小手伸向目标的头顶。 温暖似火的男子一手搂着你,另一只手揉了揉你的头发,弄得乱糟糟的。 你佯装恶狠狠地抬头,盯着他和猫头鹰一样明亮的眼眸。 (事情变得不妙了起来) 男人倔强地半蹲在地上,用日轮刀勉强支撑着自己身躯的身影映入你的眼底。 你瞳孔猛地收缩,脑海中嗡嗡地一片作响。 你跌跌撞撞地朝杏寿郎跑去。 你颤抖着跪在他身前,右手抚上他的脸颊,冰冷,没有一丝温度,仿佛那火焰般的温暖只是你在残酷中的一片幻想。 泪水滂沱而下。 你不是说没有危险的吗?你不是说好回来后要带我去赏花的吗?你的诺言呢?你还没娶我呢... 你猛然惊醒,额上冒着冷汗。 你喘着粗气,周围的景物很陌生,偏偏又有一丝奇怪的熟悉感。 时钟的指针指向凌晨三点。 那温暖的触感是如此的真切,你耸了耸肩,更主动地往杏寿郎怀里钻。 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坠入无尽深渊。 契子 在几年前,那场惨绝人寰的人鬼大战,无惨在阳光下被消灭了,鬼也被斩杀了很多。 但在鬼杀队,损失也十分沉重。 善逸看见奄奄一息的炭治郎还是第一次。 无惨在太阳底下消失了,炭治郎的右脸却因为溅到无惨的血液而变得狰狞而又恐怖。 无惨的血有极大的腐蚀力,而炭治郎在攻打无限城时有积攒下了无数的暗伤,因此他体内旧伤新伤的一次性全部爆发,命不久矣。 善逸跪在炭治郎的身边,眼泪不值钱的落下。 炭治郎笑了笑,善逸清楚的听见了炭治郎的心声,善逸,祢豆子就交给你了。 你不是最勇敢的吗...... 不一会儿一阵黑色的狂风吹来,吹过了金发少年的身边,黑风过去了,少年消失了。 死在了无惨的手下。 心里最后一道防线被击溃,泪水如同决堤的洪水搬涌了出来。 你死死的抱住了已经死去的少年,少年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刺痛了你的眼睛。 为什么…是你死呢…为什么…不是其他人… 但是如果让炭治郎知道了…他一定会一脸认真的训斥我的吧… 我都这么恶劣的想了……你怎么还不回来训我… 你快点回来好不好… 善逸 善逸死了是让你感到非常震惊的。 望着他已经分辨不出人形的尸体,你颤抖着将他身下金黄色的羽织碎片抽了出来,紧紧的攥住,泪水打湿了你的面庞,打湿了你的心。 这个耀眼的少年在你的生命中转瞬即逝。 就像他所学的雷呼一样。 锖兔 你们是鳞泷老师的同一届学生。 因为山上只有你们和义勇三个孩子的缘故,所以你们之间的关系不是一般的铁。 成为鬼杀队的一员,是你们梦寐以求的。 终于到了入队选拔的这一天。 你们本来是一起的,后来却因为鬼的因素而分开了。 你小心翼翼的在山中寻找着他的身影。 找到了, 那抹熟悉的身影。 他正在砍杀一只浑身上下都是手的鬼。 锖兔握紧了刀,跳跃到半空中,将手中的刀狠狠的挥向了手鬼的头。 铛—— 刀断了。 可以还是晚了一步。 他的头颅在你眼前炸裂,鲜血喷溅在你的脚下,你吓得捂住了嘴,躲在树后瑟瑟发抖。 你只能眼睁睁看着锖兔被手鬼吃掉。 等到手鬼走后,你才连滚带爬的从树后跑出来,你看着地上未干的血迹,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那个温柔的男孩子,就这么死了。 你在不远处找到了他碎成两半的消灾面具。 小心的将它收好,脸上的悲伤被很好的用鳞泷师父给你的消灾面具遮挡。 你杀了山中所剩无几的鬼,包括那只长满了手的鬼。 鬼杀队的前辈们都很佩服你能一个人杀掉所有的鬼。 只可惜,他不能享受这份属于他的荣光了。 杏寿郎 当你在蝶屋和小忍照顾病人时,门口传来了嘈杂的喊声。 你看到了隐们抬着的担架上躺着的杏寿郎。 你放开了他的领子,掀开了盖在杏寿郎身上的白布。 一个极大的血窟窿。 你似乎是不愿看到他的伤口,又将白布盖回他的身上。 凝望着他的脸,没有微笑,没有往日的活力,没了曾经专属于你的温柔。 你轻轻的跪在他的身边,缓慢的哼着他经常在叫你起床时唱的曲子。 这首曲子我唱给你听,你也起床好不好。 你先是愣住,然后提着刀奋不顾身的向上弦二童磨的位置奔去。 童磨很是轻松的避开了。 你心满意足的笑了,将刀狠狠插在了他正在消散的尸体上。 随即你便倒在了荷花池里,心脏处是那把童磨经常拿在手上的金色扇子。 你静静看着水里的蝴蝶发饰,费力的将你头上的粉色蝴蝶发饰摘下来,轻轻放在了它的旁边。 链接: —————————————————— 01. 灶门炭治郎 他似乎有些意外你会提出这样的邀请,与其说是在暗暗期待,倒不如更像是在担心你有没有和别人说过类似于这般容易受袭的言论。 少年突然就皱起了眉头,看上去是在生气,可面对满脸真心实意在为他着想的恋人,最终还是选择把这点不满吞回肚子里,无可奈何的叹出声气,伸长了手将你搂在怀里充电。 我妻善逸 话音落下后,他盯了你好长一段时间,似乎是想确认这句话到底是不是你无意间的玩笑,金发少年像只仓鼠似的窸窸窣窣地凑了过来,可到最后还是没有贸然出手。 你受不了这个婆婆妈妈的性格,只好主动张开怀抱好好地把人抱住,虽说不是直接揉到,但这样似乎也能算是一种可靠的安慰。 我妻善逸在你怀里亲昵地蹭了蹭,针织衫摩挲在一块发出了令人听了就觉得身子骨放软的声音,太阳晒得两个人都暖呼呼的。 你合上眼睛想了一会,干脆向后一倒,跟人在床上滚作一团。 时透无一郎 少年困惑地眨了眨眼,随即耿直地重复了句真的可以揉吗。 被人用这样炯炯的目光盯着,你反而有点退却,红了脸就连出口的话都带着点犹豫。 时透无一郎不着声息地靠了过来,扣住了你一边的手腕。 虽然已经交往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但你依旧没能习惯他清秀容颜的直面暴击。 恋人的长发垂在你的肩膀,因为相靠太近,甚至连呼吸都一并交融在了一块。 你紧张地闭上眼睛,可不等两秒又小心翼翼地掀开了半边眼帘,想偷偷看看此时此刻对方脸上的神情,就在以为他要下手的时候,无一郎却突然摸了摸你的脑袋,少年幽幽的叹出一声长气,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不等你开口说话,他便已经倾身覆了上来,压住你的同时,手掌也稳当地护住你的后脑。 炼狱杏寿郎 他以为自己耳朵出现了问题,总是习惯睁大眼睛的师长似乎连嘴角的笑容都一并僵硬了片刻。 你倒不觉得这件事有多么奇怪或者难堪,总是迁就你的恋人也会有情绪低落的时候,看破他的伪装再给予安慰,这本该就是身为女友要做的事。 不管怎么说,C杯埋起来应该会很舒服吧。 你家的小奶猫也经常趴在上面踩奶来着的。 炼狱杏寿郎眼里倒映着你的身影,这双眼睛总是带着过分的浪漫和温暖,所以正因为此,你才想在他失落的时候好好替他分担一点负面的情绪。 这种表情未免也太过犯规了。 富冈义勇 不知道为什么从这张面无表情的脸上读出了你是不是喝醉酒的讯息。 富冈义勇真切地看着你,甚至还准备伸出手摸摸你的额头。 闻到对方身上淡淡的酒味,你似乎知道了这人这么迟回家的原因,富冈义勇的脸摸上去很凉,估计在公寓楼底独自徘徊了好一会的时间,靠着夜风散去味道简直是最蠢的办法,要是第二天着凉了该怎么办。 也不懂这些絮絮叨叨到底有被人听进去多少,喝完醒酒汤的男人坐在床边打了个小嗝,安静地揉了揉眼睛,一言不发地看着你。 富冈义勇身上沉积了很多情绪,可他却并不是一个善于把这些东西宣泄出来的人,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加,你也就发现了对方身上的这个毛病。 习性宛如猫咪一般地恋人蹭了蹭你的手掌心,你自暴自弃地想了会,决定还是用偶然间听来的这个方法转移下今晚对方的注意力。 虽说是休息在家里,但不死川警官依旧在忙着整理上回案子的卷宗,本想着不想让人太过疲惫才说出了这个提议,可眼下你却被他目不转睛的眼神看得心里有些发悚。 嗯,该怎么说呢,眼下这种局面。 开头这句话梗源qq转发 人们都说他死于一场车祸,实际上他死于遇见他的那个夏天。 ————————— 灶门炭治郎在清晨光缕的洒下睁开了红宝石般的眸子。 他愣愣的从床上坐起来望着四周屋内的装横,尽是一些他没有见过的物品。 他将身上盖着的那被褥拿开甚至发现自己睡下的地方忽然高出很多,一个踉跄不偏不倚摔在了地上。 炭治郎揉了揉摔得疼痛的鼻梁,恍然间看见床头柜上震动的电子产品,他伸手拿起来,迟疑着将上面的小电话按钮划开便听见女人的叫喊。 其实那喊声差点吓得他把手里捧着的手机扔出去。 炭治郎把手机放在原来的位置从地上站起身来,接着木门忽然被人推开,几件衣服从门缝里丢了出来后又关上,随后还附带了极其不耐烦的一句催促。 他先是把衣服从地上捡起来抖落抖落,是崭新整齐的白衬衫,而且布料的质感和他的那件也完全不同。 他从那衬衫里摸出绿色的领带,以及连带着的一条裤子以及针织衫。 炭治郎并不知道对方口中的我妻善逸究竟是谁,也不认识那个给自己扔衣服的人,但他还是鼓起勇气推开门来问道。 他只见到面前的少年脸上的表情由不耐烦转为了疑惑,接下来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他试图解释自己现在的处境,但被那人很无情的再次重重的摔上了门并成功地再次得到催促。 他叹了口气决定还是先把制服穿上吧,到时候可要跟衣服的主人好好道歉才行。 炭治郎这么想着走到全身镜前,可是他刚看见镜子里的自己,手里的学生制服便脱落了。 他对于镜子中的人完全陌生,那是一头璀璨的金发,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里也透露着他疑惑的神情。 炭治郎抬起手来,镜中人也做着一样的动作。 这下炭治郎忽然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但这件过于魔幻甚至只会在电视剧里出现的情节在他身上发生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但他确实占据了别人的身体。 他留意着这具身体的主人脸边大大小小的创可贴,心想着对方还真是不爱惜自己。 炭治郎平复了一下受惊的心情,规规矩矩的穿好校服打好领带,推开门来拿好了书包。 他见刚才催促他的黑发少年早已准备好了,于是抱歉地笑了笑朝他打招呼。 狯岳怀疑他是因为和女朋友分手打击太大,但看对方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烂漫笑容立刻否认了这个想法。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不禁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才开口将对方的问题硬生生堵回去。 他有些艰难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古朴的屋内装横。 和纸被风吹的作响,倒是有些年代了。 他依稀记得自己明明是因为和刚交往半个月的女朋友大吵一架,自己也不省人事的宿醉后倒在了床上。 但别说柔软的床了,现在他的后背咯的生疼。 他从地铺站起身来,习惯性地朝身边看去,却发现他的手机不见了。 善逸不免有些惊讶,他该不会粗心到把手机落歌舞厅吧。 他似乎看见一抹赤色的身影,转头望向面前的全身镜,接下来所发生的事让他大为震惊。 接着善逸听见拉开木门的声响,门外站着一位梳着墨色长卷发的少女。 那少女眨着雾粉色的眸子,眼中盛满了担忧。 他看得呆愣在原地,周身不禁冒起了粉红色的泡泡。 谁知道这是第几次坠入爱河了呢。 只见昔日温和的哥哥朝着自己傻傻地露出笑容来还不断地往前靠近,她自觉退开了一段距离,手也扶上了门把,略带尴尬的笑了笑。 他突然间就回想起昨晚在歌舞厅宿醉的前因后果,那女人明显是想和他分手并彻彻底底地把他的付出否认,带着她身上善逸买来的礼物一走了之,可自己刚经历过一段撕心裂肺的分手过程后却又轻易因容貌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 这样就太没出息了啊,我妻善逸。 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更何况他现在好像是变成了别人的模样,更准确的说像是占据了他人的身体。 善逸抬首认命地面对着镜中的自己。 镜中的他留着赤色的短发,红宝石色的眸子以及额上的疤痕,它略显狰狞,但却不影响整体上五官的柔和。 他开始思考究竟是什么样的男生会带着花札耳饰,不过他自始至终也没有想明白过。 我妻善逸从周身找到类似制服一样的衣服,悄悄换了衣服后推开了那扇木门,映入眼帘的便是方才叫自己来吃饭的女孩子,以及一位年长的女子和其他三个孩子。 记者是你 可能会ooc 让我想想还有啥 算了就这吧 大不了评论见 Q1:看完自己剧本时的想法? 锖兔:戏份不多,但有一定难度,嗯。。。 有些担心义勇后续的拍摄,毕竟我杀青较早。 富冈义勇:为什么不让锖兔来演我的角色,为什么姐姐和锖兔杀青都那么早,为什么没能救下炭治郎的家人,为什么…… 请富冈先生先停一下,不死川先生要拔刀了! 富冈义勇:为什么…… 不死川先生冷静啊! 不死川实弥:老子对剧本没啥大的意见,就是不爽最后玄弥那小子在我眼前灰飞烟灭了。 锖兔先生,果然是狭雾山的精灵啊! (提到之前营销号的文章标题,锖兔稍微愣了一下) 请大家不要再看营销号了 富冈义勇:有趣?拍那种戏,那里会有趣?真要说起来,最后大家拉着吾峠导演爬山到挺有趣的 ……该说不愧是富冈先生吗?轻易说出了了不得的事情 我只是在阐明事实 好的谢谢? 不死川实弥:有趣?只要不和富冈搭戏都还说的过去 啊这 你这女人是什么表情? 不,没事 不死川玄弥:众柱集训的时候,他们都在过戏,但当时我要背佛经……背错了好几次,当时大哥想让我开心点,就在休息的时候陪我背,但最后大哥背的比我还熟练…… ……不死川先生…真是位好哥哥 嗯,我的哥哥是世界上最温柔的 好了停吧,今天不打算发刀 炭治郎:有好多都很有趣,比如头槌,丢刀,被钢铁冢先生满剧组追,还有众柱集训时一场戏,悲鸣屿前辈朝我倒水那次,因为各种原因,那段戏过了后剧组不得不又买了几瓶水。 这是我所没想到的 诶?我没有麻烦大家吧? 放心吧,没有人能够讨厌炭治郎,没有人 宇髓天元:祭典之神大人的每一场戏都华丽丽的有趣! 这是什么奇怪的形容。 你这不华丽的女人有什么疑问? 不,我没事 蝴蝶忍:和童磨先生搭戏的时候,虽然在戏里童磨先生是反派,但在现实生活中是很优秀的心理医生哦 并非科班出身还能有如此演技,蝴蝶小姐和童磨先生果真都是大佬 啊啦啊啦,谢谢夸奖 (我的天,蝴蝶小姐在对我微笑!) (被炭治郎砸了头槌的)我妻善逸:和大哥搭戏的时候,大哥会凶巴巴的骂我,说我感情没到位,然后爷爷就会气鼓鼓的用拐杖戳大哥的后背叫他别太着急。 简直可以看见在他身边围绕的小花... 明明以前看着就像大尾巴的狼的说.... 现在更像是一只温顺的金毛。 post. post. post. post. photo. labels. labs. x: 100-labs. labs. photo. labels. labs. x: 100-labs. labs. data. post. post. post. post. post. post. post. post. 资深用户 煎饼 资深用户 Fufufufuf 资深用户 别做一只小刺猬 资深用户 欢乐农家养鸡场 资深用户 炉中雪 资深用户 鬼灭作者心如磐石(我死了) 资深用户 废气 资深用户 六戌還是那個六戌(?) 资深用户 显示更多用户 某某某资深用户关注 this.

次の

我妻善逸|LOFTER(乐乎)

我妻善逸

他大妳两岁,不只是妳的男友外还是妳的上司。 今天对于社畜来说应该是很期待的假日才对,而你们却因为有个很急的方案而在家里自主加班。 一直固定同个姿势的妳觉得身体有些僵硬,存好档停下了手边的工作,伸了个懒腰转了转脖子。 「我妻さん、我要去煮咖啡,您要一杯吗?」 妳站起身后看着视线还盯着电脑萤幕的他,用着不大却能传达给他的音量问着。 而他终于停下了敲打键盘的手,清了清喉咙后准备开口。 「善逸。 」 「欸?」 他开口用着很正经的口气说了自己的名字,不太清楚他用意的妳则是愣了一下。 我当然知道您叫我妻善逸啊?妳在脑袋里这么想着。 而看见久久都还没理解他意思的善逸,则是叹了口气。 「我说,在家里的话就别对我用敬语了吧?」 「啊、也别叫我我妻さん,叫我善逸。 」 他站起身后将妳带到沙发上,他用着他焦糖色的眼瞳注视着妳,同时也很温柔的握起妳的手。 你们就这样大眼看小眼,互看了好久。 受不了沉默的善逸率先开口。 「不答应的话我就要开始吵啰!」 刚说话,他就咳了几声准备使出他的看家本领。 「我、我知道了!」 「善、善逸...... 」 妳为了不听见他那高亢的尖叫声而急忙投降。 随后深呼吸后才断断续续的喊出他的名字。 而他则是露出了和孩子没有两样的笑容朝着妳笑了。 看见这个笑容的妳不经思考到底谁才是年龄比较大的那方。 哪怕你们在一起有两三年了,他还是像个大哥哥一样,为你这个似乎总是在捣乱的小姑娘操劳着。 不过,炭治郎的确是长男呢。 他对几个弟弟妹妹的温柔是显而易见的,都要溢出眼眶了,却总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还可以对他们更好些,以至于有那么一丢丢忽视了你,这让你对炭治郎的弟妹们吃起了飞醋。 当然你自己也觉得这醋吃的有些莫名其妙,但大概是女人的天性吧,你就是有些灰心丧气,失落感压在你心头沉不下去。 你仍是蹲在小角落中,模模糊糊地嘟囔了几个字,纤薄的鼻翼抽动了一下,紧紧怀抱着自己,一副空虚寂寞冷的模样(大雾) 炭治郎轻咦一声。 他似乎从未处理过这种情况,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但是长男力max的炭治郎还是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所以,xx可以不要难过了吗?我会很心疼的。 你转过身,反抱住炭治郎,将滚烫的脸颊埋在他的胸口。 今天的小纠纷也因为炭治郎满满的长男力解决了呢。 我妻善逸(原鬼灭设定) 你从来没有想过,曾经的小哭包会在一瞬间,长大了。 你有些担忧地为善逸包扎着满身的伤口。 难不成是被无惨打傻了? 提到无惨,你的心便是一沉。 这场战斗使得无数鬼杀队队员牺牲,柱中更是只有风、水二柱尚存。 唔,或许还可以加上退位的音柱和上任炎柱,但仍是损失惨重,即使是身为医师的你也终是不忍见到这副场景。 这么一想,善逸这般也是情有可原。 果然只有忍耐疼痛的神情。 他好像不是记忆中的那个总是哭闹的我妻善逸了,在与自己的同门师兄的战斗中,他成熟了许多。 或者说,大家都成长了,已经能独当一面了,似乎只有你自己还在原地踏步,唯一有长进的估计也只有医术了。 你轻轻叹了声气,将善逸的伤口包扎好后,满脸写着高兴地转身准备离开。 炼狱杏寿郎(你猜你猜你再猜) 你悄咪咪地走到炎柱大人身后,踮起脚尖,罪恶的小手伸向目标的头顶。 温暖似火的男子一手搂着你,另一只手揉了揉你的头发,弄得乱糟糟的。 你佯装恶狠狠地抬头,盯着他和猫头鹰一样明亮的眼眸。 (事情变得不妙了起来) 男人倔强地半蹲在地上,用日轮刀勉强支撑着自己身躯的身影映入你的眼底。 你瞳孔猛地收缩,脑海中嗡嗡地一片作响。 你跌跌撞撞地朝杏寿郎跑去。 你颤抖着跪在他身前,右手抚上他的脸颊,冰冷,没有一丝温度,仿佛那火焰般的温暖只是你在残酷中的一片幻想。 泪水滂沱而下。 你不是说没有危险的吗?你不是说好回来后要带我去赏花的吗?你的诺言呢?你还没娶我呢... 你猛然惊醒,额上冒着冷汗。 你喘着粗气,周围的景物很陌生,偏偏又有一丝奇怪的熟悉感。 时钟的指针指向凌晨三点。 那温暖的触感是如此的真切,你耸了耸肩,更主动地往杏寿郎怀里钻。 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坠入无尽深渊。 契子 在几年前,那场惨绝人寰的人鬼大战,无惨在阳光下被消灭了,鬼也被斩杀了很多。 但在鬼杀队,损失也十分沉重。 善逸看见奄奄一息的炭治郎还是第一次。 无惨在太阳底下消失了,炭治郎的右脸却因为溅到无惨的血液而变得狰狞而又恐怖。 无惨的血有极大的腐蚀力,而炭治郎在攻打无限城时有积攒下了无数的暗伤,因此他体内旧伤新伤的一次性全部爆发,命不久矣。 善逸跪在炭治郎的身边,眼泪不值钱的落下。 炭治郎笑了笑,善逸清楚的听见了炭治郎的心声,善逸,祢豆子就交给你了。 你不是最勇敢的吗...... 不一会儿一阵黑色的狂风吹来,吹过了金发少年的身边,黑风过去了,少年消失了。 死在了无惨的手下。 心里最后一道防线被击溃,泪水如同决堤的洪水搬涌了出来。 你死死的抱住了已经死去的少年,少年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刺痛了你的眼睛。 为什么…是你死呢…为什么…不是其他人… 但是如果让炭治郎知道了…他一定会一脸认真的训斥我的吧… 我都这么恶劣的想了……你怎么还不回来训我… 你快点回来好不好… 善逸 善逸死了是让你感到非常震惊的。 望着他已经分辨不出人形的尸体,你颤抖着将他身下金黄色的羽织碎片抽了出来,紧紧的攥住,泪水打湿了你的面庞,打湿了你的心。 这个耀眼的少年在你的生命中转瞬即逝。 就像他所学的雷呼一样。 锖兔 你们是鳞泷老师的同一届学生。 因为山上只有你们和义勇三个孩子的缘故,所以你们之间的关系不是一般的铁。 成为鬼杀队的一员,是你们梦寐以求的。 终于到了入队选拔的这一天。 你们本来是一起的,后来却因为鬼的因素而分开了。 你小心翼翼的在山中寻找着他的身影。 找到了, 那抹熟悉的身影。 他正在砍杀一只浑身上下都是手的鬼。 锖兔握紧了刀,跳跃到半空中,将手中的刀狠狠的挥向了手鬼的头。 铛—— 刀断了。 可以还是晚了一步。 他的头颅在你眼前炸裂,鲜血喷溅在你的脚下,你吓得捂住了嘴,躲在树后瑟瑟发抖。 你只能眼睁睁看着锖兔被手鬼吃掉。 等到手鬼走后,你才连滚带爬的从树后跑出来,你看着地上未干的血迹,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那个温柔的男孩子,就这么死了。 你在不远处找到了他碎成两半的消灾面具。 小心的将它收好,脸上的悲伤被很好的用鳞泷师父给你的消灾面具遮挡。 你杀了山中所剩无几的鬼,包括那只长满了手的鬼。 鬼杀队的前辈们都很佩服你能一个人杀掉所有的鬼。 只可惜,他不能享受这份属于他的荣光了。 杏寿郎 当你在蝶屋和小忍照顾病人时,门口传来了嘈杂的喊声。 你看到了隐们抬着的担架上躺着的杏寿郎。 你放开了他的领子,掀开了盖在杏寿郎身上的白布。 一个极大的血窟窿。 你似乎是不愿看到他的伤口,又将白布盖回他的身上。 凝望着他的脸,没有微笑,没有往日的活力,没了曾经专属于你的温柔。 你轻轻的跪在他的身边,缓慢的哼着他经常在叫你起床时唱的曲子。 这首曲子我唱给你听,你也起床好不好。 你先是愣住,然后提着刀奋不顾身的向上弦二童磨的位置奔去。 童磨很是轻松的避开了。 你心满意足的笑了,将刀狠狠插在了他正在消散的尸体上。 随即你便倒在了荷花池里,心脏处是那把童磨经常拿在手上的金色扇子。 你静静看着水里的蝴蝶发饰,费力的将你头上的粉色蝴蝶发饰摘下来,轻轻放在了它的旁边。 链接: —————————————————— 01. 灶门炭治郎 他似乎有些意外你会提出这样的邀请,与其说是在暗暗期待,倒不如更像是在担心你有没有和别人说过类似于这般容易受袭的言论。 少年突然就皱起了眉头,看上去是在生气,可面对满脸真心实意在为他着想的恋人,最终还是选择把这点不满吞回肚子里,无可奈何的叹出声气,伸长了手将你搂在怀里充电。 我妻善逸 话音落下后,他盯了你好长一段时间,似乎是想确认这句话到底是不是你无意间的玩笑,金发少年像只仓鼠似的窸窸窣窣地凑了过来,可到最后还是没有贸然出手。 你受不了这个婆婆妈妈的性格,只好主动张开怀抱好好地把人抱住,虽说不是直接揉到,但这样似乎也能算是一种可靠的安慰。 我妻善逸在你怀里亲昵地蹭了蹭,针织衫摩挲在一块发出了令人听了就觉得身子骨放软的声音,太阳晒得两个人都暖呼呼的。 你合上眼睛想了一会,干脆向后一倒,跟人在床上滚作一团。 时透无一郎 少年困惑地眨了眨眼,随即耿直地重复了句真的可以揉吗。 被人用这样炯炯的目光盯着,你反而有点退却,红了脸就连出口的话都带着点犹豫。 时透无一郎不着声息地靠了过来,扣住了你一边的手腕。 虽然已经交往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但你依旧没能习惯他清秀容颜的直面暴击。 恋人的长发垂在你的肩膀,因为相靠太近,甚至连呼吸都一并交融在了一块。 你紧张地闭上眼睛,可不等两秒又小心翼翼地掀开了半边眼帘,想偷偷看看此时此刻对方脸上的神情,就在以为他要下手的时候,无一郎却突然摸了摸你的脑袋,少年幽幽的叹出一声长气,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不等你开口说话,他便已经倾身覆了上来,压住你的同时,手掌也稳当地护住你的后脑。 炼狱杏寿郎 他以为自己耳朵出现了问题,总是习惯睁大眼睛的师长似乎连嘴角的笑容都一并僵硬了片刻。 你倒不觉得这件事有多么奇怪或者难堪,总是迁就你的恋人也会有情绪低落的时候,看破他的伪装再给予安慰,这本该就是身为女友要做的事。 不管怎么说,C杯埋起来应该会很舒服吧。 你家的小奶猫也经常趴在上面踩奶来着的。 炼狱杏寿郎眼里倒映着你的身影,这双眼睛总是带着过分的浪漫和温暖,所以正因为此,你才想在他失落的时候好好替他分担一点负面的情绪。 这种表情未免也太过犯规了。 富冈义勇 不知道为什么从这张面无表情的脸上读出了你是不是喝醉酒的讯息。 富冈义勇真切地看着你,甚至还准备伸出手摸摸你的额头。 闻到对方身上淡淡的酒味,你似乎知道了这人这么迟回家的原因,富冈义勇的脸摸上去很凉,估计在公寓楼底独自徘徊了好一会的时间,靠着夜风散去味道简直是最蠢的办法,要是第二天着凉了该怎么办。 也不懂这些絮絮叨叨到底有被人听进去多少,喝完醒酒汤的男人坐在床边打了个小嗝,安静地揉了揉眼睛,一言不发地看着你。 富冈义勇身上沉积了很多情绪,可他却并不是一个善于把这些东西宣泄出来的人,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加,你也就发现了对方身上的这个毛病。 习性宛如猫咪一般地恋人蹭了蹭你的手掌心,你自暴自弃地想了会,决定还是用偶然间听来的这个方法转移下今晚对方的注意力。 虽说是休息在家里,但不死川警官依旧在忙着整理上回案子的卷宗,本想着不想让人太过疲惫才说出了这个提议,可眼下你却被他目不转睛的眼神看得心里有些发悚。 嗯,该怎么说呢,眼下这种局面。 开头这句话梗源qq转发 人们都说他死于一场车祸,实际上他死于遇见他的那个夏天。 ————————— 灶门炭治郎在清晨光缕的洒下睁开了红宝石般的眸子。 他愣愣的从床上坐起来望着四周屋内的装横,尽是一些他没有见过的物品。 他将身上盖着的那被褥拿开甚至发现自己睡下的地方忽然高出很多,一个踉跄不偏不倚摔在了地上。 炭治郎揉了揉摔得疼痛的鼻梁,恍然间看见床头柜上震动的电子产品,他伸手拿起来,迟疑着将上面的小电话按钮划开便听见女人的叫喊。 其实那喊声差点吓得他把手里捧着的手机扔出去。 炭治郎把手机放在原来的位置从地上站起身来,接着木门忽然被人推开,几件衣服从门缝里丢了出来后又关上,随后还附带了极其不耐烦的一句催促。 他先是把衣服从地上捡起来抖落抖落,是崭新整齐的白衬衫,而且布料的质感和他的那件也完全不同。 他从那衬衫里摸出绿色的领带,以及连带着的一条裤子以及针织衫。 炭治郎并不知道对方口中的我妻善逸究竟是谁,也不认识那个给自己扔衣服的人,但他还是鼓起勇气推开门来问道。 他只见到面前的少年脸上的表情由不耐烦转为了疑惑,接下来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他试图解释自己现在的处境,但被那人很无情的再次重重的摔上了门并成功地再次得到催促。 他叹了口气决定还是先把制服穿上吧,到时候可要跟衣服的主人好好道歉才行。 炭治郎这么想着走到全身镜前,可是他刚看见镜子里的自己,手里的学生制服便脱落了。 他对于镜子中的人完全陌生,那是一头璀璨的金发,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里也透露着他疑惑的神情。 炭治郎抬起手来,镜中人也做着一样的动作。 这下炭治郎忽然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但这件过于魔幻甚至只会在电视剧里出现的情节在他身上发生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但他确实占据了别人的身体。 他留意着这具身体的主人脸边大大小小的创可贴,心想着对方还真是不爱惜自己。 炭治郎平复了一下受惊的心情,规规矩矩的穿好校服打好领带,推开门来拿好了书包。 他见刚才催促他的黑发少年早已准备好了,于是抱歉地笑了笑朝他打招呼。 狯岳怀疑他是因为和女朋友分手打击太大,但看对方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烂漫笑容立刻否认了这个想法。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不禁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才开口将对方的问题硬生生堵回去。 他有些艰难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古朴的屋内装横。 和纸被风吹的作响,倒是有些年代了。 他依稀记得自己明明是因为和刚交往半个月的女朋友大吵一架,自己也不省人事的宿醉后倒在了床上。 但别说柔软的床了,现在他的后背咯的生疼。 他从地铺站起身来,习惯性地朝身边看去,却发现他的手机不见了。 善逸不免有些惊讶,他该不会粗心到把手机落歌舞厅吧。 他似乎看见一抹赤色的身影,转头望向面前的全身镜,接下来所发生的事让他大为震惊。 接着善逸听见拉开木门的声响,门外站着一位梳着墨色长卷发的少女。 那少女眨着雾粉色的眸子,眼中盛满了担忧。 他看得呆愣在原地,周身不禁冒起了粉红色的泡泡。 谁知道这是第几次坠入爱河了呢。 只见昔日温和的哥哥朝着自己傻傻地露出笑容来还不断地往前靠近,她自觉退开了一段距离,手也扶上了门把,略带尴尬的笑了笑。 他突然间就回想起昨晚在歌舞厅宿醉的前因后果,那女人明显是想和他分手并彻彻底底地把他的付出否认,带着她身上善逸买来的礼物一走了之,可自己刚经历过一段撕心裂肺的分手过程后却又轻易因容貌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 这样就太没出息了啊,我妻善逸。 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更何况他现在好像是变成了别人的模样,更准确的说像是占据了他人的身体。 善逸抬首认命地面对着镜中的自己。 镜中的他留着赤色的短发,红宝石色的眸子以及额上的疤痕,它略显狰狞,但却不影响整体上五官的柔和。 他开始思考究竟是什么样的男生会带着花札耳饰,不过他自始至终也没有想明白过。 我妻善逸从周身找到类似制服一样的衣服,悄悄换了衣服后推开了那扇木门,映入眼帘的便是方才叫自己来吃饭的女孩子,以及一位年长的女子和其他三个孩子。 记者是你 可能会ooc 让我想想还有啥 算了就这吧 大不了评论见 Q1:看完自己剧本时的想法? 锖兔:戏份不多,但有一定难度,嗯。。。 有些担心义勇后续的拍摄,毕竟我杀青较早。 富冈义勇:为什么不让锖兔来演我的角色,为什么姐姐和锖兔杀青都那么早,为什么没能救下炭治郎的家人,为什么…… 请富冈先生先停一下,不死川先生要拔刀了! 富冈义勇:为什么…… 不死川先生冷静啊! 不死川实弥:老子对剧本没啥大的意见,就是不爽最后玄弥那小子在我眼前灰飞烟灭了。 锖兔先生,果然是狭雾山的精灵啊! (提到之前营销号的文章标题,锖兔稍微愣了一下) 请大家不要再看营销号了 富冈义勇:有趣?拍那种戏,那里会有趣?真要说起来,最后大家拉着吾峠导演爬山到挺有趣的 ……该说不愧是富冈先生吗?轻易说出了了不得的事情 我只是在阐明事实 好的谢谢? 不死川实弥:有趣?只要不和富冈搭戏都还说的过去 啊这 你这女人是什么表情? 不,没事 不死川玄弥:众柱集训的时候,他们都在过戏,但当时我要背佛经……背错了好几次,当时大哥想让我开心点,就在休息的时候陪我背,但最后大哥背的比我还熟练…… ……不死川先生…真是位好哥哥 嗯,我的哥哥是世界上最温柔的 好了停吧,今天不打算发刀 炭治郎:有好多都很有趣,比如头槌,丢刀,被钢铁冢先生满剧组追,还有众柱集训时一场戏,悲鸣屿前辈朝我倒水那次,因为各种原因,那段戏过了后剧组不得不又买了几瓶水。 这是我所没想到的 诶?我没有麻烦大家吧? 放心吧,没有人能够讨厌炭治郎,没有人 宇髓天元:祭典之神大人的每一场戏都华丽丽的有趣! 这是什么奇怪的形容。 你这不华丽的女人有什么疑问? 不,我没事 蝴蝶忍:和童磨先生搭戏的时候,虽然在戏里童磨先生是反派,但在现实生活中是很优秀的心理医生哦 并非科班出身还能有如此演技,蝴蝶小姐和童磨先生果真都是大佬 啊啦啊啦,谢谢夸奖 (我的天,蝴蝶小姐在对我微笑!) (被炭治郎砸了头槌的)我妻善逸:和大哥搭戏的时候,大哥会凶巴巴的骂我,说我感情没到位,然后爷爷就会气鼓鼓的用拐杖戳大哥的后背叫他别太着急。 简直可以看见在他身边围绕的小花... 明明以前看着就像大尾巴的狼的说.... 现在更像是一只温顺的金毛。 post. post. post. post. photo. labels. labs. x: 100-labs. labs. photo. labels. labs. x: 100-labs. labs. data. post. post. post. post. post. post. post. post. 资深用户 煎饼 资深用户 Fufufufuf 资深用户 别做一只小刺猬 资深用户 欢乐农家养鸡场 资深用户 炉中雪 资深用户 鬼灭作者心如磐石(我死了) 资深用户 废气 资深用户 六戌還是那個六戌(?) 资深用户 显示更多用户 某某某资深用户关注 this.

次の